您现在的位置: 遂宁市安居区纪委监察委 > 教育专线正文内容

黄峨:家有贤妻,则士能安贫守正

   来源:未知    发表时间:2021-11-03 01:44

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……”一首《临江仙》堪称千古绝唱,也让其作者杨慎家喻户晓。而他取得的所有成就,都跟黄峨分不开。 

黄峨是南京工部尚书黄珂之女,也是明代最著名的女散曲家。她不仅诗曲兼工,而且德才并重,其清慎自持、知书识礼的品德尤其令人尊崇和敬重。杨慎称其为“女洙泗、闺邹鲁”(女子中的孔子和孟子一样)。

黄峨与杨慎喜结连理后,二人琴瑟和鸣,既是甜蜜恩爱的夫妻,又是志同道合的诗友。杨慎作为当朝首辅之子,又少年得志,年纪轻轻便高中状元,官授翰林院修撰,难免有些书生意气。明武宗终日游乐不理朝政,杨慎屡次上疏劝谏却未被采纳之后,遂以养病为名,留在新都老家读书自娱,不肯再致力国事。  

黄峨不愿丈夫意气消沉,耽于小家庭的安乐,劝诫他“大丈夫伸则顶天立地,为国家栋梁,社稷柱石,功业可成,民生得福;屈亦不折大节,无亏德行,洁身自爱,自全自保”,鼓励他施展才华抱负,造福于民。在黄峨的鼓励和陪同下,杨慎于婚后第二年的秋天进京复职。

嘉靖三年,因“大礼议”事件,杨慎的父亲、首辅杨廷和被迫辞官返乡,杨慎也两受廷杖后谪戍云南永昌卫。

杨慎初到永昌时,由于心中郁愤难消,整日借酒浇愁。黄峨亲手纳了几双布鞋,托人带到永昌,并附《寄升庵》诗一首:“丈夫本是四方客,妾为离愁心似结。公义私情不两全,愿君早向凌烟勒。”鼓励丈夫不要因为被贬边陲蛮荒之地就放弃斗志,不要因为离愁别恨的儿女私情妨碍公义。杨慎收到布鞋和寄诗后感动不已,终于放下心中怨愤,安心谪戍事务。

云南气候湿热,杨慎到永昌后不久,就患上足疾,行走不便。黄峨得知后,亲制了一根筇竹手杖,希望它能代替自己陪伴丈夫登险山、涉恶水,更鼓励丈夫要像筇竹一样劲节不屈。杨慎对这份特殊的礼物珍爱不已,时时将竹杖带在身旁,并在竹杖上刻下“中空外直,节劲心虚”八个字,以爱妻的叮嘱时刻警醒自己。这根筇竹杖伴随杨慎游历考察、修书治史、设馆讲学,走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,成为杨黄夫妇真挚爱情的一份重要信物。  

在杨慎被贬永昌的三十多年里,黄峨绝大多数时间独自留在新都,纪纲家事、奉养公婆、教抚子侄,替丈夫承担起家族重任。  

嘉靖三十八年(1559年),杨慎病逝于云南永昌。黄峨千里奔丧,扶丈夫的灵柩回乡,并从泸州接回杨慎与妾室周氏的儿子宁仁,与孤侄有仁(杨慎之弟杨惇之子)一起抚养教导。因黄峨抚教有方,杨有仁于万历五年考中进士。他在官任上清廉自持,不畏权势,致仕还乡后也保持着简朴的生活作风,“虽出相门,无异寒士”,在当地广受赞誉和推崇。

在黄峨的故乡遂宁安居,至今流传着一个故事。黄峨的父亲黄珂去世后,安葬在鸣钟山。从这里到遂宁县城必须翻过一个又长又陡的垭口。有一年黄峨回乡祭父,轿辇正要翻过垭口时,恰有一个本地乡绅的轿子从对面过来。山道狭窄陡峭,两台轿辇根本错不开。 

乡绅听说对面轿中坐的是黄峨,连忙招呼轿夫停下,小心翼翼退到路边,让黄峨先过。黄峨见道路狭窄,不忍百姓受苦,就取下随身钗环首饰,让家仆交给那位乡绅,请他帮忙把这条路重新修整,方便人们通行。后来,人们为了怀念黄峨捐资之情,就把那个垭口叫做“首饰垭”,而黄峨捐资修建的那条道路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依然是当地人们往返遂宁的必经之路。   

古语云:“家有贤妻,则士能安贫守正。”夫有错纠之,夫有失察之,夫有陷救之,夫有难担之,一代才女黄峨为每一位妻子做出了榜样,也为后人树立了清廉家风的典范。

 


×